“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作为球员和主教练,都曾随德国队捧得世界杯。他曾将主教练与厨师类比,相同的食材在水平不同的厨师手里,做出的菜肴味道会相差甚远,这与主教练与球队的关系类似。

尽管好厨师拿到普通食材也能做出美味的家常菜,怎奈世界杯是足球世界最高级别的盛筵,家常菜上不了台面,主菜必须是玉盘珍馐,即顶级大厨与鲍参翅肚等名贵食材的结合。按照这样的标准,盘点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名帅,就只能从那些被视为夺冠热门的球队中寻觅。

卡塔尔世界杯年薪最高的主教练是弗里克,达到650万欧元,比列次席的英格兰主教练索斯盖特还高出70万欧元。这位德国主教练在2021年8月上任,此前在拜仁慕尼黑只干了不到两个赛季,却率队夺得七个冠军,其中一个赛季夺得德甲、欧冠、德国杯、德国超级杯、欧洲超级杯和世俱杯六个冠军,成为“六冠王”。

弗里克从2020年11月3日开始在拜仁独立执教,当时临危受命接替下课的科瓦奇,原以为不过是青铜,不料却是王者。其实,弗里克在2006年8月就成为当时德国队主教练勒夫的助手,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登顶的功臣。他不仅对国家队的情况了如指掌,而且随队捧杯的经历也非常宝贵,这可能也是上任后能很快驾驭“日耳曼战车”取得9胜5平1负佳绩的原因。

与许多德国教练一样,弗里克也是出自魏斯魏勒学院,背靠这座足球教练摇篮的全部资源,其信奉的足球哲学是追求攻守平衡。弗里克无疑是顶级大厨,用德国队的顶级食材烹出佳肴,有望成为卡塔尔足球盛筵的主菜。

弗里克虽然举起过大力神杯,但并非主角,而法国队主帅德尚两次以主角身份捧杯。他是1998年法国世界杯登顶之时的法国队队长,又作为主教练在4年前的俄罗斯世界杯率队登顶。以双重身份走完世界杯夺冠的心路历程是一笔独特的财富。在即将出征卡塔尔的32位主帅当中,德尚是独一份的。

尽管法国在上届世界杯笑到最后,但赛后对德尚的批评之声不绝,原因是法国的牌面太强,外界皆认为应能达到更高的水准,而德尚的踢法较为保守,限制了球员的发挥。相对保守的踢法也许与他在场上踢后腰有关,防守先行的理念已深入骨髓。

本届世界杯,法国的牌面仍然是最强的,即使三分之一的球员有伤,德尚可能仍会坚持原有踢法,希望以成绩打消外界的疑虑。

61岁的蒂特执教巴西队之前一直在本国俱乐部执教,率队拿过国内和南美足坛几乎所有的冠军。执教“桑巴军团”后,蒂特率队两夺美洲杯,如今世界杯冠军是其成绩单中唯一的缺门。

与蒂特相似的是44岁的斯卡洛尼,在2018年执教阿根廷后,去年率队夺得美洲杯,如果再捧得世界杯就圆满了。所不同的是,本届世界杯是蒂特最后一次率巴西出征,而斯卡洛尼则是此次征战世界杯各队中最年轻的主教练,以后还有机会。

不过在“足球王国”巴西,足球的普及程度极高,几乎人人都是主教练,蒂特的执教压力不言而喻。而斯卡洛尼的压力则来自队中头牌梅西,35岁的“梅球王”荣誉等身,也是唯缺大力神杯。不仅阿根廷人,甚至全球的阿根廷球迷都希望梅西在斯卡洛尼任上圆梦。所以,无论是蒂特还是斯卡洛尼,此次卡塔尔之旅都“压力山大”。

与德国、法国、巴西、阿根廷四大夺冠热门相比,英格兰、葡萄牙、比利时、西班牙、荷兰可称之为准热门球队,主帅也极具竞争力。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在最近一次世界杯和欧洲杯分别率队闯入半决赛和决赛;葡萄牙主教练桑托斯曾率队在2016年欧洲杯登顶,还夺得过欧洲国家联赛的冠军;比利时主帅马丁内斯在上届世界杯率队夺得季军。

西班牙与荷兰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相遇,两队当时都处于巅峰期,如今实力虽然略有回落,但仍具备与夺冠大热门一争的实力。恩里克再次执教西班牙,此前在俱乐部曾夺得欧冠冠军;范加尔更是第三次执教荷兰,以71岁的高龄,拖着身患癌症已接受25次化疗的病躯率队征战,为此行平添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对士气亦是巨大的鼓舞。如果“橙色军团”众人受此激励,化身一往无前的将士,战斗力可能是惊人的。

这五队的过往战绩和实力都很强,与夺冠大热门相比不遑多让,其主教练也都堪称顶级,与四大夺冠热门球队的主帅相比毫不逊色。卡塔尔世界杯的主帅斗智将是神仙打架,让人极为期待。

Author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