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足协下发了《2022赛季中超、中甲、中乙联赛相关工作的通知》,公布了2022赛季三级联赛准入俱乐部名单,同时发布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及相关处罚办法。

据报道,中国足协出台了分批次解决欠薪的方案,便于俱乐部筹措资金、改善经营状况,借助地方政府及各方面社会力量推进改革。因此,一些此前欠薪的俱乐部,被有条件授予准入。

中国足协还制定了解决欠薪方案以及配套的相关罚则,各俱乐部2022赛季不得有新的欠薪发生。

总的来说,在欠薪这一国内足球职业联赛突出问题上,中国足协给出了一个“让步”的方案。

毕竟“活下去”,是目前国内足球职业联赛最为现实的目标。作为中国足球的重要一环,联赛发展的好坏,也将影响到国家队、青训等方方面面。

2020年赛季的准入环节中,共有多达14支俱乐部因为欠薪问题集体未能准入,这些都是疫情之前的赛季中,积累的重重问题。当时遭遇欠薪的辽足俱乐部球员,直到现在还在讨薪。

而随着中国足球“金元”进一步退潮,加之疫情之下对于俱乐部及其投资商的影响等因素,让这一问题愈演愈烈。

此前,中国男足队长蒿俊闵甚至曾在社交媒体上向武汉队公开讨薪。他的俱乐部队友杨博宇、田依浓、黄宗昌、赵宏略也纷纷在社交媒体发声讨薪。

不仅是蒿俊闵,据《足球》报报道,最新一期国足的25人名单中,只有9名国脚没有被欠薪。目前中超球队中有超过70%的俱乐部存在欠薪问题。

当职业联赛中的“金字塔尖”球员都遭遇欠薪难题时,效力于低级别联赛的普通球员被欠薪也不足为奇。

4日,前江苏队球员杨家威在个人社交平台发视频讨薪。和辽足球员一样,他也面临着向解散俱乐部讨薪的难题。

5日晚,中乙河北卓奥球员侯哲发文表示俱乐部多次未能履约,“受不了河北卓奥这种欺骗行为。”文中附有22名球员的签名和手印。

6日,效力于另一支中乙球队厦门鹭岛的球员王子豪发文表示:“去年欠的工资一年多了没给,到年底了让我们还有合同的人无条件解约。不同意就来折磨球员,如加大训练量、考核不合格、三停等。”

从出发点来说,中国足协的“让步”,更多是寻求大家共渡难关,也充分顾及了俱乐部以及球员的利益。但这不应该成为俱乐部“摆烂”的挡箭牌。

在中国足球的困难时刻,彼此之间需要一些真诚。对于在欠薪问题上得到“缓冲期”的俱乐部们,也需要一些实际行动来摆脱困难。

比如陷入生存困境的广州队,就积极通过直播的方式售卖俱乐部周边。有消息称,广州队也已经与球员就欠薪额度达成一致。

而中国足球想要良性发展,也要有足够的契约精神和规则意识。希望8个多月以后的最终节点,欠薪问题能够真正得到解决,而不是下一个拖延、让步的节点。

北京时间8月1日,世界杯正式决定扩军,亚洲赛区名额也从4.5增加到8.5。其中6个为传球名额,2个附加赛传球名额,其余0.5个为洲际附加赛名额。亚洲区的8.5名也引起了球迷和媒体的热议,讨论国足是否还有希望?我们可以先看看18强的分组情况,然后再讨论一下国足出线个名额,国足想要晋级世界杯真的很难。每一届世界杯,亚洲几乎所有的名额都被日本、韩国、沙特阿拉伯、伊朗和澳大利亚占据。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后,国足的水平一直在下滑。亚洲的直接竞争对手也来自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

世界杯没有中国队出战,这对国际足联来说无异于巨大的损失。你有没有注意到,自从俄罗斯世界杯以来,球场边上几乎所有的广告都是中文的?如果国足能进世界杯,对于国际足联来说,就等于钱进来了。因此,一些球迷觉得,国际足联扩容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国足一起踢球。那么国足能否顺应国际足联的心,在8.5的名额中占据一席之地呢?让我们看看18强的分组情况。

再来看看资格赛规则:三组前两名,直接获得世界杯门票。第三名和第四名的队伍分为两组进行单循环对决,两组第一名晋级。

从分组来看,三组前两名将是伊朗、澳大利亚、日本、卡塔尔、韩国和沙特阿拉伯。国足要想拿到2.5个附加赛名额,就必须进前4。但想想国足在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的表现,小编不得不大汗淋漓为国家足球队。

叙利亚一直是国足的主宰。越南也在12强中以3-0击败国足。根据国足和这些国家的战绩,国足很可能排名最后。如果国足有幸进入前四,我们再来看看附加赛的分组情况。

如果小编没记错的线名中,国足排在阿曼之后。在亚洲,阿曼排名第9,乌兹别克斯坦排名第10,中国排名第11。排名是团队实力的体现。且不说获得B组第一的国足,不排在最后就好了。如果有幸再次进入前两名,在A组面对伊拉克或阿联酋,获胜的几率并不大。也就是说,国足很有可能连0.5个名额都拿不到,很有可能会掉进18强的小组赛,直接以第5或第6的成绩被淘汰。